MENU

瘋啊!【豐阿縱走2】

九十五年六月廿八日 星期三

昨夜輾轉難眠,大概是想念李玲、李岳,又擔心他們學校生活學習問題,也是杞人多憂。

上午坐九點十分的嘉義縣公車往阿里山,一路青山蔥籠、草木爭茂,過隙頂後雲霧飄渺,人間仙境;亭午,買門票進入阿里山森林遊樂區,開始負起重裝往塔山方向出發,今晚預定夜宿塔山頂。徒步經過柳杉林、姊妹潭,就癱在柳杉林中,清幽、美麗、深邃,在姊妹潭停留片刻,開始往上攀爬,爬不完的階梯,陽光漸漸隱去,剩下微微若隱若現的天光,茂盛的森林,濃綠蒼翠,紅檜隱在森林裏,默默冷眼?立眼前,彷彿看盡人世滄桑,小徑一直沒離開森林鐵路-眠月支線。阿里山因為蘊藏豐富的紅檜林,在十九世紀末被開發,一則憂一則喜,憂森林浩劫,不復舊觀;喜發現阿里山之美,人們有了去處,觀日出、日落、雲海,森林、登山火車。快到塔山時,忽然下起傾盆大雨,套上背包套、穿起雨衣,繼續雨中趕路。

阿里山是大陸同胞最愛的旅遊景點之一,但大陸的大山大水令人難忘,新疆、青海是我有生之年想去的地方。

一路不停的上坡,拉胡底,揮汗如雨,終於冒出森林,走在森林的上方,巧遇山友數人在四藝兵營裏躲雨,這裏以前大概通訊部隊駐紮的地方,留了數間營舍,門窗都被封死,無法利用,但留一間幽暗的房間,不感興趣,搭在觀景台上,景色宜人。

--

九十五年六月廿九日 星期四

早上七點多離開大塔山,塔山上都是峻峭的岩石,給人一種陽剛之美,在塔山上覽盡阿里山全景,對高山、祝山都盡收眼底。下塔山右轉走眠月支線,雖然九二一大地震後,沿途隧道多有崩塌,但仍可勉強通行。一號、二號隧道以往須高繞,我跨過崩陷地,爬上隧道發現仍可通行。二號隧道長四四○公尺左右,海拔二三四四公尺,過二號隧道後,就會出現中塔山的登山口及通往仙夢園的指示牌。沒有時間去中塔山,此次目標是千人洞下豐山村。這些日子都是午後雷陣雨的天氣,大約午後二點開始,昨天下午四時才抵大塔山,因而被淋成落湯雞。沿途風景優美,充滿原始野性的風味。通過一座座的橋樑、一座座的隧道,橋樑上長滿青苔,橋下深不可測,每次通過總是戰戰兢兢。橋過了廿四座,隧道第七座雖然崩塌,仍留有小洞可穿進穿出,第十二號隧道完全塌陷,只好高繞,繞過十二號隧道,鐵路上長滿雜草,鐵軌大都沒入荒草之中。午後一時,眠月石猴景點在眼前展現,地震震壞了月台、車站、景觀設備;石猴安好無恙,左邊並豎有『眠月石猴遊憩區闢建紀實』,也道盡眠月鐵路的滄桑史,它只是沒說明,日據時代日人奪走台灣多少的森林資源。『眠月線鐵路建於民國四年,全長九、二公里,原供木材運輸,其終點銜接溪阿步道。沿途峰巒疊翠,蓊鬱送青,滿眼盡是原始景觀,更有栩栩如生之石猴,三千餘年之神木,幽邃環曲之千人洞,景致絕佳,久為遊人之所嚮往。阿里山公路闢建之初,料及遊客勢增,為因應旅客之需要,本處乃決定將本線闢為觀光鐵路,在林務局鼎力支持下,全體同仁同心協力,就地取材或利用廢物,克難中完成車站月台、攝影台、涼亭、步道等設施,並修護原始腦寮、筍寮、炭窯,更廣植原產花草及溫帶樹木,盡增瑰麗,並命名為眠月石猴遊憩區,於民國七十二年二月十一日通車啟用,期擴大阿里山森林遊樂區範圍,促進豐山、草嶺、奮起湖等大阿里風景區之整體發展,且助於科學教育的研究,謹記數言以資紀念。74年三月 林澄祺謹識』

--

九十五年六月卅日 星期五

清晨六時已整裝完畢開始出發,離開石猴車站,鐵路上種滿山葵,20分後遇一大崩溝阻絕了去路。往後都是懸崖峭壁,要看眠月神木無望,去千人洞也是未知數。發現山友繫的布條往山頂上去,姑且跟著布條走,一路爬昇,一個山頂又一個山頂,彷彿永無止境。二小時的時間都在攀爬中流去,沒有路跡,只有山友繫的布條,愈走心愈慌,明天必須走到豐山村,不然大妞會擔心。

終於走到山頂,看到一個三等三角點,編號5027,高度二五五九公尺,這兒應該是松山,到松山以後再也沒有山友的布條,憑印象往千人洞方向下切。陽光又不見蹤影,雲霧環繞林間,森林、芒草充滿了濕氣,全身濕淋淋的,一路下切毫無路跡,為了節省時間在稜上飛奔而下,本來以為會切到亞杉林林道,結果切上一段失落的眠月鐵路,二邊都是懸崖,無可奈何,再往稜上爬,向左切一個稜,遇失落的鐵路很高興,但走不到五分鐘路又斷了,上上下下左切右切,這樣爬了兩個多小時,森林掩映著雲霧,迷迷濛濛,發現千人洞是去不成了,已經中午,在一塊崩塌地裏取水午炊。決定繼續往上爬,走回有布條的稜線,纔不會被困在懸崖上。喝了大量的水,吃點飯,決定走回石猴車站,明天從二號隧道後,從石夢谷、仙夢園回豐山,方能在預定時間回到豐山村,不然老婆又會去報失蹤人口。

馬不停蹄,終於有好成績,發現布條,沿著布條走,午後四時回到石猴車站。為了明天的行程,只好拼命往前走,趁著雨還不大走過了五座橋樑,也高繞過十二號隧道,來到九號隧道,雨越來越大,為了安全起見,就在九號隧道口宿營。希望明天中午前能走到仙夢園,已經下午五點多,今天幾乎走了十二小時,精疲力盡、腰酸背痛,歲月不饒人,青春不再。

--

九十五年七月一日 星期六

相傳於250多年前鄒(曹)族有一位酋漲名叫「阿巴里」,勇敢善獵,由達邦翻山越嶺至今之阿里山打獵,常滿載而歸,常常帶族人入山打獵,每次都豐收,族人為感念他,乃將其地名稱為「阿里山」。

昨晚九號隧道中宿營,隧道外下著滂沱大雨,隧道長五○公尺左右,隧道後即連接弧型的鐵橋,可以看到10號短短的隧道後再接一座橋樑,邊豎著一大片石壁,真是個奇觀,這大概是眠月線最詭異及美麗的地方。凌晨三點就沒有了睡意,但隧道陰森森,寒氣侵人,故也不想走出營帳,大眼瞪小眼大約四點多又睡著了。最後八點才正式出發,九點走到2號隧道後中塔山登山口即下切石夢谷及仙夢園的入口,從山友走這段豐阿縱走的紀錄來看,下切二、三小時即可抵達石夢谷,快的話四小時即可到達仙夢園。進入豐阿縱走路上,先經過屋後的一個隧道,一段小路再一個隧道,一般舊有的林道支線,曲曲折折路段下繞,崩壁橫行,可怕、不危險。一段下繞再上行時,水罐跌落山谷,只好一路遇水源就狂喝,如此不亦樂乎,反正這一段路不曾缺水,只是小徑積滿厚厚的一層落葉,彷彿是一條早已被人遺忘的小徑。切上一條較突出的稜線,就開始不斷的下行,約一個多小時,在下切的森林中環繞,時餘,感覺已走到谷底,偶會遇到一大塊溪床似的大石壁,以為是石夢谷,其實都不是。一直西行,彷彿要走出森林,當您感覺這塊森林好像是假的,因為偶而在路上露出一大段濕滑的石塊路跡,當您回想走過的路,會發現您走的這座山其實是一大塊石頭所結成,若把表現的土壤跟森林震掉,將發現整座山只是一大塊石頭,一直走到石夢園,就會瞭解我說的是事實。在一整條溪的溪底全是整塊石床,一大塊的石床被流水切出部份凹槽,有部份被侵蝕成部份點點深潭,深不可測,有好事者以竹竿探測深度,測不見底,最好小心為妙。休息片刻,繼續往仙夢園,有二條路線可以選擇,一條跨過溪流右行,會到巨木群,都是千百年的紅檜林,經過幽谷【名為情人谷】,再經過瀑布,充滿野性呼喚,最後再接回仙夢園;另一條左側一直下行,經過懸崖、神木,接回仙夢園,前些日子的大雨,造成路段毀損,但通行無礙。可是仙夢園的大門口卻寫著『此路不通,自行通行,安全自負』,頗失厚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