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新文: 徒步天涯 - EBC之行(下)

第十一天-第二十一天
四月三日Goark shep高度5100公尺左右,一夜無法成眠,打噴涕、流鼻水,大概感冒了,吳醫師給的藥派上用場,大伙狀況大致良好,二位女生及老郭較差了些,老郭因兩眼浮腫,從昨天開始吃治高山症的藥,狀況明顯改善很多。夜未眠,怕吵到別人,跑到屋外蹓躂,天氣奇寒,穿了兩層,把自己裹的跟粽子似的。應該是滿月,Changre(布莫利)高6027公尺、Lobuche (羅博切)5110公尺看起來如白晝,深谷裏一片沙漠,不知覺走遠了,想早點走回旅店,卻喘不過來,只好慢下腳步;Nuptse(努朴茲)高度7867公尺屹立眼前,它也是世界知名的山。回到旅店,凌晨3時,睡了三、四個小時,到早餐時間才又起床。接著走名副其實的聖母峰基地營,到處都是被冰河切割挾帶下來的碎石,路程艱辛,空氣稀薄,目前空氣大概只有平地的六、七成。下午1時,大夥在基地營野炊後就往回走。

基地營設在昆布冰河的轉折邊,死氣沉沉,雖然陽光普照,但仍冷得令人顫抖,拍好照片,速速離去,返程途中遇老郭仍努力的往基地營前進。山頭雲霧漸漸湧進,只感覺在亂石堆悠轉,望見Gorak shep【哥拉雪】鬆了一口氣,但還是走了半個多鐘頭才真正抵達。老郭下午5時30分回到旅店,還好沒有摸黑,挑夫在房間裏等著他給小費,我問老郭為何不給小費好打發L-b走,他說太早了,最後他看挑夫沒有要走的意思,就問我給扛相機的挑夫多少小費,我答2美元。

大夥都累得人仰馬翻,我比較早回旅店,約是下午2點50分吧,為了省錢,就自行在房間燒熱水擦擦身子,高山旅店洗澡費用隨高度遞增,目前遇到最貴是Lobuche,洗一次400盧比。

四月四日Gorak shep【哥拉雪】對大家來說,真是愛恨交織的地方,Gorak shep四周景觀壯麗,此處是去EBC或Kala pathar最後的休息站,所有人幾乎都有症狀,只是輕微或嚴重之分。過5000公尺以後,老郭只要一坐在交誼廳的椅子上,一定馬上睡覺,為了去EBC他已經耗盡所有體力,但值得慶幸的是,他畢竟憑著意志力完成了EBC。回到Gorak shep已是下午5時30分,一進房間就興師問罪,為何我床邊有窗台,空間也比較大,他為何沒有?!總之一切很反常,大家動作都很慢,不好入睡,正如阿發說的,大家都有症狀。

今早在混亂中離開 Gorak shep,也不曉得為何老是集合不起來,等來等去何時了,8點20分我就先行離開了。與阿嬤嚮導和挑夫競走,走不盡的碎石堆,9時30分到達Lobuche。看到Taboche(達波切)及Cholatse(卓拉切)兩座高山讓Labuche增色不少,接近Daghla時,三個小丘上堆集百餘座攀登聖母峰遇難人員,作家強.克拉卡爾【Jon Krakhauer】的暢銷小說真實描寫民國85年(1996年)5月10日,聖母峰攀登史上最大的一次山難,後來改編為電影『超越巔峰』,其實我就是被這部電影所吸引,更堅定要攀爬聖母峰的決心;我告訴Bibi我要找美國登山家史考特.費雪的紀念塔及紐西蘭冒險家勞勃.霍爾,找到了史考特,卻遍尋不著勞勃。阿嬤嚮導帶我去看一個掛滿五顏六色經幡的紀念塚,阿嬷說這是紀念一個尼泊爾的英雄人物Babu Chiri Sherpa,他有十次登上聖母峰的紀錄及不需氧氣瓶爬上聖母峰的紀錄,還有一項他人無法突破的紀錄,自基地營登上聖母峰,一般人須花上三天時間,這位老兄只用了15小時又56分鐘,怪不得尼泊爾人個個皆識得這位雪巴英雄;但是Babu卻在2001年攀登聖母峰的山難中葬身冰河裂隙,令人惋惜。

接著到Daghla吃午餐,正好上午10時30分;阿嬤又往回爬坡,往Lopuche方向去找他們,Lulu與老郭均有狀況;今天的路程,我概算了一下,約四小時就足夠,我們走了一整天,還狀況連連。傍晚,Ama Dablam顯立天際,瞬間消失雲霧裏。天黑前我們進入費利切【Pheriche】附近的旅店,Lulu的狀況漸趨嚴重,應該是高山症的症狀,單教授相信她只是感冒。Lulu忽然又提及前些日子在天波切古剎,與年輕喇嘛擁抱、為她祈福一事,大夥仍認定小喇嘛應是被她所害遭上師禁足,大家笑得人仰馬翻,祈福似乎對她起不了作用;夜裡,單教授來敲門要止咳藥,看樣子他依然覺得Lulu僅是感冒。

今天傍晚走在費利切,看到壯闊的大山大水,蒼蒼茫茫,令人感慨不已。我們溶於蒼茫中的一粟,隨風飄盪。

今天住的地方約4200公尺左右,豐州不再嘔吐,老郭狀況也趨緩,不再亂發脾氣。

四月五日每年清明節,與兄弟、妹們都會去龍潭父母墓前上香祭拜一番,也藉此機會大家相聚聊近況道未來,今年我來到尼泊爾未參與祭祖,回家後得另找時間去會會父母。每一年的清明節總令人感傷,『無花無酒過清明、興味蕭然似野僧……』,王禹的清明道盡今年在尼泊爾過清明的心態。

昨天邊走邊拍照,到達Phanche已經下午5時30分,匆匆擦拭一番,晚餐點了蛋炒飯,不亦樂乎!夜裏迷漾一片,老郭呼聲大起,我只睡睡醒醒,大致睡得還好。早餐點了西藏餅及白煮蛋,可口好吃。九點Lulu去看醫師,醫師告知要全程錄影,當初大家猜測Lulu的肺已有浸潤或其他問題,還好醫師仔細檢查後,表示她肺部還好,含氧量也足夠,大家才鬆一口氣。

今天跟挑夫Bibi一起走,Bibi身體健康,已39歲,育有四名子女,責任心很重,我給他數包麥片,他省吃儉用,說是要帶回去跟子女同享。踏上旅程以來,曾跟過我的挑夫中我最喜歡Bibi,所以決定每天給他二元美金小費。

上午在半路上又看見世界第四高峰【羅切峰(Lhotse)】,峰上風雪飛揚。中午走到Pungboche(潘波切),在一家旅店用餐,是個女廚師,東西煮得精緻又好吃,我點的是蔬菜燴飯,好久沒吃到新鮮蔬菜,大塊朵頤。下午,大夥走在山路上很像走在台灣的山林,並撞上四隻野生山羊,一隻逃竄、三隻聞風不動,有人說是麝香鹿。繞過無數個山頭,午後4時來到佛切村,Bibi把我安頓好,又要回頭去協助其他隊員,真是個勤快的挑夫。今天下降至3800公尺左右的佛切村,本須下撤的老郭及Lulu狀況改善許多,因此又改變主意不願先行下撤,明天大夥繼續往5000公尺再上昇一次。

四月六日前天阿發及豐州在Dugble對阿嬤聲嚴厲色,教訓他沒照顧好後面的隊友,我個人認為其實沒此必要,阿嬤一週來戒慎恐懼的照顧著我們,沒有功勞也有苦勞,不需學西方凡事都將本求利,凱恩斯的經濟思想是人與經濟的行為,即人對物而非人對人,出錢的並非就是大爺,老舍筆下的『馬褲先生』也是嘲諷這樣的對象,其實一路走來,發現駱駝登山隊都是一群優秀有為的青年,允文允武,令人佩服。

今天從Phortse3800公尺左右出發,身後的Thamserku(唐瑟古,6698公尺)、Kangtega(岡德嘎)一路相送,不斷爬昇,我們走在Dudh Koshi River【牛奶河】的右岸,深谷的另一邊,在一個鞍部為多利(Dole)高度4200公尺,大概是我們後天要住宿的地方。漸漸爬昇,一個有藏族血統女孩,約十六、七歲光景,Bibi趨前向她問路,之後她走到我面前,好奇的望望我,嘴裏說的是尼泊爾語,因剛爬坡上來,我上氣不接下氣,小女孩在路邊捉了一把暗紅色如米粒般大小的果子給我吃,看來似曾相識,毫無猶豫一口放進嘴裏咀嚼,酸酸甜甜的相當好吃;後來又遞過來一支黃色小枝幹要我咀嚼,卻異常苦澀。想為小女孩拍照,她卻笑嘻嘻跳躍而去。因咀嚼那支小枝條,不久發現滿口生津,回甘不已,這才仔細研究這株植物,發現整欉整欉的生長枝幹上佈滿小利刺,上面的紅果實即是小女孩給我的果子,大概像似玉山小蘗類的品種吧,不知是心裏作用還是真有神效,竟覺身心舒暢、健步如飛,很快的就走到土端(Tang nak)。老闆娘和藹可親,為我炒了一盤蛋炒青菜、大蒜湯;一路吃來發現只要是女生下廚,煮得特別精緻,若是大男生就認了吧,煮熟即可,最後大夥陸續到來,我早已吃飽。時餘,與Bibi又匆匆上路,雲霧環繞,迷迷茫茫,天氣奇寒,如臨深淵、如履薄冰,漸漸走進河谷,遙遠的地方有二、三人家,慢慢往『拿』(Nha)方向推進。走到『拿』,雲霧掩去一切,兩兩石板屋,兩個尼泊爾女孩正整理柴火,數隻犛牛悠悠吃草,這兒就是今晚將下榻的地方。

四月七日昨晚睡在Nha,蒼蒼茫茫,一片蒼涼,Bibi帶我一路衝,一個小時左右就到達Nha。大地蒼蒼、灰濛濛一片,躲在烤爐邊,一直到夜裏九點方就寢入睡。睡睡醒醒,夜裡如廁,見星光閃爍,卓拉切、達波切、唐瑟古、岡德嘎均歷歷在目。 清晨醒來,陽光普照,揮去迷迷濛濛,走到牛奶河邊(Dudh Koshi River),現在是尼泊爾的春天,但河邊的草叢卻呈現暗紅、黑棕色、暗橘、暗黃,唯一耀眼的是河邊的碎石,被陽光照耀,眩人眼目。

與Bibi先行出發,穿過牛奶河,接上多利上來的小徑,經過二個小湖泊,那是冰河消退的遺跡,清澈動人。走上4600公尺以後,動作變得緩慢,心裏一直吶喊著用跑的,但僅只於想想,走都走不動了,跑得了嗎?來到Gokyo住進旅店,什麼都不想做,點了飲料及大蒜湯還有蔬菜炒飯,湖邊景物動人。不久,又飄下雪花,結凍的湖面凍住湖面的漣漪。隊友陸續回到旅店,情況大致良好,昨天他們中餐大概有點問題,一路上瀉肚子,精神較為萎靡,今天看起來好多了。行程已接近尾聲,也好想念家。

四月八日凌晨4時整,出發去爬Gokyo邊的Gokyor 5360公尺;天剛曉,我已爬上山頂,頂上氣候嚴寒,四肢凍僵、不靈活,拍了幾張照片就下山,途中遇到美琴,爬昇速度緩慢,我告訴她,依此速度約二小時才能登上頂端,她卻誤以為我譏諷她速度太慢,下山後,數度挑釁,我一笑置之。

此次健行接近尾聲,回首來時路,收獲頗多,來尼泊爾數十天,第一次想回家。從Gokyo一路緩下,許多深谷都是冰河消退後所遺留下的湖泊及深谷,氣勢磅礡,群山競秀、萬壑爭流,讓人目不暇給。

雖然Gokyor只是5360公尺,以目前隊友們的裝備,欲凌晨出發看日出,幾乎是不可能,相信這次EBC健行大家都深有感觸,收獲良多。

四月九日十二天前【三月廿八日】我們來到南奇巴札,今天,我們從EBC繞了一圈又回到南奇巴札,今天也正好是老婆生日,祝她生日快樂。多利是個美麗的地方,小小的山谷,自成一個景觀地形,居民依地形築屋,岡德嘎山就在眼前,身後還有卓拉切。一早起來,女主人就送上早餐;昨天下午3時抵達多利,所有旅店被訂走,「秋有」的旅店全客滿,結果找到這家庭院式的小旅店,還滿溫馨的,女主人很像藏族的後裔,很能幹,她要她先生揹小孩去山上走走,她很快就把我們安頓好;食物很簡單,只有奶茶、咖啡,炒飯、炒麵等一些簡單食物。晚餐我點了蛋炒飯、蒜頭湯,很可口。房間很少也很小,挑夫Bibi沒位置,就擠在我房間裏一張小床上,一覺天明。

清晨在晴朗天氣中出發,二天前走的路都在深谷的對岸,在卓拉切及達波切的下方。迢迢曲折,今天要從多利走到南奇巴札。小徑沿途風光明媚,岡德嘎山頭積滿了白雪,彷彿從天際來。中午在天波切的叉路Kyangjuma的地方用餐,飯後,我叫兩杯小米酒,Bibi及我各一杯,卻造成出發後倆個人都不勝酒力,一路搖搖晃晃,來到南奇巴札才稍清醒,聞來都沒酒味後作力卻很強,不知是否喝酒的關係,加上3500公尺以上的高度,最後一段走的很吃力。

南奇巴札是這一帶最大的小鎮,大部份的登山器材都買得到,二手貨較便宜些,還有德國式的雜糧麵包店,我不敢去問價錢;幾天前剛進入南奇巴札時,我曾花30盧比買了顆營養不良的橘子,上回在加德滿都猴廟看到販賣鳳梨,還是切好的,看起來蠻像一回事的,吃起來卻形同嚼臘。

四月十日南奇巴札起個大清早到戶外走走,看到康地、庫塔拉庫,駱駝隊友抗議說我從不管他們,自走自個兒的,也許我在台灣獨行爬山習慣了,總覺得一個人較悠閒、自由自在。天氣不再那麼澄澈,總覺得罩著一層雲霧,與Bibi語言不通,甚少交談,但看他汗流夾背很辛苦時,總過意不去,就會買一罐可樂或啤酒給他解渴,他總是回以一貫的燦爛笑容。一路上人來人往,挑夫何千,都佝僂著身軀,眉眼深鎖,Bibi就不會,身子一樣英挺,臉上笑容也沒斷過。途中造訪數家他的舊識,大家都很殷勤的招呼他,我也沾了不少光,吃水餃、辣椒蛋;Bibi的姨媽就住在孟鳩村,他拉我進去做客,Bibi拿出幾日來我給他的小費數十美金向姨媽炫耀,姨媽指著萬年曆比手畫腳試圖告訴我,這些錢夠Bibi一家六口生活半年光景,Bibi張大口開懷大笑。姨媽請我吃水餃、白煮蛋,並從屋內帶出二位美麗女孩,是她的女兒,要我帶回台灣,讓我啼笑皆非,只好趕緊花5美元買可樂請她們喝,皆大歡喜,消除令人尷尬的場面。一路上我倆幾乎不發一話,但當我停下來要拍照時,他會迅速幫我架好腳架,讓我及時攫住許多景致。此趟行程讓我爬山記錄往前跨一大步。下午3時來到魯卡拉,忽然下起傾盆大雨,與老郭已拆隊五天,今天又在魯卡拉相遇,顯得格外熟稔。

Bibi任務完成,請他喝啤酒,他靦腆的笑容一直掛在臉上,交談較長的時間是在中途休息時,他會一直介紹這是世界第四高峰羅切、這是唐瑟古……,真希望下回爬聖母峰時能再遇到他。大妞倚閭望我早歸,先回家再說,家是溫暖的。

晚餐舉辦慶功宴,賀順利完成EBC還走了三山越嶺,大夥興奮異常,隔桌德國佬大聲唱歌、跳舞,我們也不甘示弱,相互飆歌、飆舞;餐廳裏大家都翩翩起舞,各國人種都快樂一起慶祝。辛苦17天的越嶺之旅,我要一直等到底片全沖出來,纔曉得這趟行程是否成功。

明早七點的飛機由魯卡拉到加德滿都。夜已深,山頭上的白雪依然明爍映著魯卡拉,真是個奇幻之旅。

四月十一日剛點好餐,嚮導就宣布必須去魯卡拉機場待機了,晨霧已經散去,Bibi幫我把行李搬去機場,清早的寒意依然存在,我遞二美元給Bibi,感謝他後半段九天來的協助及照顧,RAJ吊兒郎當出現眼前跟我道別,他是我前半段的挑夫,因為在5600公尺的卡拉帕塔爬不上來,嚮導臨時調兵遣將,換了Bibi過來,RAJ一肚子不高興,有機會就尋Bibi穢氣,Bibi一笑置之;Bibi已近40歲,RAJ才20歲,不知民間疾苦,到任何地方總是喜歡呼朋引伴到處閒逛。到了9點10分搭上飛機,天氣不穩,飛機在雲層上飛了30分鐘,然後從71.6一直降至2.2的時候,發現飛機已經對準機場跑道準備進場。回到加德滿都,又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,舒亞在機場歡迎我們,並驅車前往Labla餐廳,來個早午餐。我們住進HOTEL Valshali,然後鳥獸散。

與老郭逛書店,我們發現規模越大的店書越貴,一本TIBET西藏的書,一家小書店定價2450盧比,大書店則定價2950盧比,差價可大了,當然就在小書店買一本。晚餐去吃古都日本料理,既難吃又貴,餐後又與老郭上街閒逛,白天的暑氣全消,老郭瞧見一家乾淨的書店,我們就進去晃晃,而且外面還下著冰雪呢!沒想到這家店由一名年輕人經營,操著一口流利的英文,態度可掬、富國際觀,我們在南奇巴札購買的明信片一張40盧比,這兒只要25盧比,且還買四送一,還看到許多製作精美的手工書、手工筆記本,讓我倆高興莫名,拼命選購;我拿出50美金付現,沒想到店裏竟以公定價格70:1對匯,我在銀行或旅店都是以66:1對換,;一會,Lulu也進到店裏,亦發現匯率是70:1,也在店裏東挑西撿後拿出100美金找零,店主人依然70:1對換,真是個誠實的店家。

可能是地區的關係,上回在加德滿都的新觀光區,15顆橘子要了300盧比,那小販臉不紅氣不喘,今天老郭買一公斤好吃的葡萄只90盧比,真是不可同日而語。我已買了一大串芭蕉150盧比,我認定這裏是較古久的觀光區,因而東西較公正便宜。

四月十二日飯店提供早餐,我與老郭已習慣7點用早餐,但見同伴都未下來,老郭提議去游泳,但見池子裏有隻死老鼠,他就沒再提此事;老郭一向有許多餿主意,EBC已完成,累得腰酸背疼,因而想去指壓但又怕被騙,要我陪著去做保鑣,請喝一杯石榴汁,其實昨兒我倆就各自喝了一杯,發現味道很好,一杯80盧比。

指壓請到飯店要價2000盧比,去店裏則只要1000盧比,飯店也有提供指壓是1500盧比,老郭想去舒亞介紹的那家,約好今晚9點過去先給了訂金200盧比。

舒亞9時來飯店帶我們去參觀,首先是加德滿都最大的猴廟,也看到許多喇嘛、香港來的觀光客,接著去Bagmatirver印度廟參觀,剛好有一印度家庭舉辦傳統葬禮,只見旁邊堆了好些木材,家族舉行各項儀式後,脫去死者衣服隨河水飄流而下,下方五百公尺處則有婦女小孩早已等在一旁撿拾衣物,並當場清洗曬在竹竿上,由此可見,貧富差距之大,難以想像。

接著去帕坦市,是一個到處都有古蹟的古城,距離加德滿都8公里,16世紀興建的。據說加德滿都谷地的三座古城:加德滿都、帕坦市、巴古塔浦,在幾百年前是三個獨立的小國,當年馬拉王朝的一位國王將國土分給三個兒子,各自管理一個小王國,他們之間不曾發生任何戰爭,卻暗地裏互相較勁,看誰能把自己的城市建的最美、皇宮最富麗堂皇、廟宇最多,展開了近三個世紀的藝術競爭,使得加德滿都谷地成為世界建築藝術成就最豐富的地方之一,也造就這三個城市有著來自同一時代的建築風格,以紅磚色為主體的建築、密集的寺廟和隨處可見的佛塔。我們又各花了200盧比去參觀Patan Museum的博物館,想像一下他們以前貴族們的生活形式。中午就在皇宮中庭用餐,色香味俱佳,很豐盛的一餐,舒亞一直陪著我們,老郭請他吃飯,大家賓至如歸。傍晚回到飯店,剛洗好澡,休息閱讀時又停電,加德滿都幾乎天天停電,飯店備有發電機,以備不時之需。

四月十三日明天早上我們即將搭尼泊爾皇家航空飛往香港,再換國泰航空回台灣。舒亞特地請我們去吃尼泊爾風味餐,這家餐廳設在古城堡裡,舒亞介紹說這座城堡是馬拉王朝為貴族們所蓋的城堡;當今的主人買下來開餐廳,並保留昔日城堡丰采。每上一碟小菜,就會有一齣當地民俗的歌舞表演,這些歌舞主要是尼瓦族的色彩。舒亞也是尼瓦族人,他說尼泊爾的民俗文化主要是尼瓦族人建立的。歌舞表演自平地的尼瓦族表演到住在高地的尼瓦族人;高地民族的歌舞表演,無論是服裝或表演形式,簡直就是蒙古人的翻版。侍者注酒技藝高超,隻手自細頸銀瓶中將米酒懸空注入矮桌上的小酒杯內,居然可以滴酒不漏,最後主食是雞肉咖哩,要再加菜或加飯都可以。

這場盛宴一直吃到深夜,歌舞表演雖是小小表演空間,亙古著尼泊爾文化入口,令人淺吟徘迴不已。

---全文完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