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姓名:李小石

年齡:民國四十四年生

籍貫:福建 連江

經歷:參謀官、教官、書法指導教授

得獎作品:

     • 國際獅子會全國青年書畫比賽第三名。
     • 連江縣戰地政務處青年書法比賽第一名、國畫第一名、水彩第一名。
     • 追思美展:書法銅獅獎。
     • 第一屆全國青年書畫比賽油彩組佳作

《縱遊綠色林徑-台東自然步道導覽》


抹著濃濃綠意的台東,與西部相對而言,交通不算便利,因而成為世外桃源,是大多數人心目中的祕密花園。

十多年前因渴望幽靜的山林,雖在北部上班,但工作之餘會常常往東部跑,因此與住在台東的中華搜救副大隊長董建明相識;我倆結伴四處探尋東部林道的原始、幽雅;利嘉林道、知本林道、都蘭山、嘉明湖都留下我們跋涉的足跡。

書名:《縱遊綠色林徑-台東自然步道導覽》

出版機關: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

編/著者:謝桂禎,許裕苗

出版年月:民國98年07月

GPN:1009801827

定價:450元

推薦人:山岳探險家/作家 李小石先生

本書介紹:

  抹著濃濃綠意的台東,與西部相對而言,交通不算便利,因而成為世外桃源,是大多數人心目中的祕密花園。

十多年前因渴望幽靜的山林,雖在北部上班,但工作之餘會常常往東部跑,因此與住在台東的中華搜救副大隊長董建明相識;我倆結伴四處探尋東部林道的原始、幽雅;利嘉林道、知本林道、都蘭山、嘉明湖都留下我們跋涉的足跡。

晚清購入的蒸汽火車-「騰雲號」,現保存於二二八公園。

我們走過知本舊林道,經過射馬干山下土場,橫過索拉那溪,爬上小鬼湖,沿途動物成群;記得是初秋的季節,林道黃葉飛舞,秋風乍起,清白清白浮雲悠然飄過,索拉那溪邊的水鹿、山羊成群,歷歷在目。

亦曾爬上知本主山,夜宿小鬼湖,在出水口處驚見成群的魚兒悠游,似乎伸手一撈即有數十隻入袋;我們也曾在深遠的舊林道上迷途,因而獲得更多的驚喜;曾穿越知本林道盡頭,沿著知本溪上溯,爬過溪上的瀑布再翻過斗里斗里山,涉足斗里斗里溪、比魯溪、比魯溫泉再從金峰鄉回台東。近幾年,農委會整理了台東自然步道,驚豔多年的綠徑幾乎都成了自然步道。

 

近年來,嘉明湖國家步道已成為熱門的登山路線。

天使的眼淚-嘉明湖更是家喻戶曉,地理學家或說它是隕石湖或說冰斗湖,但在歷史的長河裏,它曾發生一段震憾人心的事蹟;民國三十四年,一架由琉球飛往馬尼拉的美軍運輸機墜落於嘉明湖後方的連理山,當時台東霧露警備動員了近百名原住民前往救援,不幸在嘉明湖遇暴風雨,有二十六人罹難,同行袍澤將他們葬在湖邊的坡上,以石塊為記。今日信步於悠悠湖濱,遙想當年人們友誼,無私的救助與關懷,令人發思古幽情。

坊間不乏介紹台東的書籍,但大都是導覽工具書,近日發現一本『縱遊綠色小徑(台東自然步道導覽)』,不但具有工具書的功能,更是一本充滿文學氣息的導覽著作,實不可多得。

執筆蘊含深厚詩意,「…在綿長的稜線步道上,視野遼闊,雲海與群山皆在腳下,使人有走在世界的屋脊之感…」、「…湖面波光瀲灩,如散發光芒的藍色寶石鑲嵌於厚密如茵的箭竹草原上,當登山人揮汗走過漫漫艱辛長路來到湖前,所有疲累都化做一串讚美的嘆息…」,書中充滿如詩如畫的語言,令人讚嘆;隨著書中優美文辭與眼前美景交織成一串串跳躍音符,是場心靈的享宴。南南段與卑南主山(李小石提供)

書中仔細敘述台東各自然步道生態景觀,也不時給予健康的叮嚀,注意高山症的處理,行前裝備檢查的注意事項等等,在在充滿人文的關懷,它是一本很成功的導覽書,書中精緻優美的攝影作品,隨著編者文字娓娓道來台東後花園的神秘;如果只有二天的時間去東部一遊,近在市區的鯉魚山及都蘭山都是不錯的選擇。只要擁有這一本縱遊綠色小徑,不但認得路徑,更會知曉台東的胡麻花、黃宛及長空悠遊的大冠鷲,因為─書裏都有詳實的敘述。

95年自由時報專訪-山中傳奇獨行俠李


才剛接任嘉義縣登山協會總幹事的李小石,是一位可以一入山就停留一、二個月的登山獨行俠,一年之中,約有半年時間在高山上「雲遊」,20年來,台灣的山,從百岳到中高海拔山嶺,不知被他踏遍多少次,這樣一位登山怪傑,很難想像還是位畫家,五月就要在嘉義縣文化中心梅嶺美術館舉辦畫展。

李小石走遍台灣大小山岳,但他卻不是在台灣土生土長的,而是在馬祖長大,高一時才來到台灣的李德旺,後來自己改了個名字叫李小石。

現年51歲的李小石,可以背負80公斤重量,約為一般登山者的4倍,這讓他可以在山裡住上2個月,而每進入一條登山路徑,就會連同附近的山都走一趟,把環境摸熟,可住上上把個月。

李小石下雨時,仍穿梭山林而迷路,碰到無法辨識時,就等天晴太陽出來,再跟著太陽走。

獵殺野山嬌客殺戮從未落幕

儘管台灣深山裡的保護區已一個個設置,但野生動物的山林悲歌仍繼續在唱,出雲山自然保護區下,一袋袋的動物,從馬里山溪和濁口溪,順水飄漂流而下,平坦的溪邊,有人打撈這些袋子,將動物拿出,山羌、水鹿鋪滿溪邊,再運送下山,台灣山裡的野生動物,就這樣一隻隻消失。

這是登山怪傑李小石,前往濁口溪上游魯凱族舊萬山部落途中,所看到的景象。

面對野生動物仍持續遭殺戮,愛山也愛自然的李小石感慨地說:「我們這一代,已揮霍完一張連下一代都無法兌現的支票」,持續獵殺野生動物,台灣的山林將因少了野生動物而更單調。

李小石在經驗裡,即曾碰到3名帶這長管獵槍的獵人,說是要前往吉田山狩獵,吉田山海拔1356公尺,生態豐富,果不其然,當他路過吉田山溪邊時,就看到不少山羌的皮和頭。

李小石也碰到獵人守著峭壁凹洞內的山羊,閒聊中知道山羊被獵人打傷後,逃進峭壁凹洞,獵人和山羊已對峙36小時,但山羊還是熬不過的先離開凹洞躲進草叢裡,被獵人找到,急忙又逃上石壁,卻因驚慌過度而跌落,獵人以槍托重擊頭部死亡,當場肢解,上演一場殺戮畫面。

在太魯閣國家公園,雖然已是禁獵區,但李小石認識2名仍堅持以狩獵為生的原住民,他曾分別與他們同行,發現2人各有獵場,並設陷阱獵捕,他曾想辦法勸導他們放棄狩獵,卻發現2人的家境不佳。

獵人佈下的陷阱,也如天羅地網般,鬼湖四周有數不盡的陷阱,以前野生動物聚集地的小鬼湖,已少見野生動物蹤跡,霧台林道一路走來,也是處處陷阱,在一次登山越嶺中,李小石發現不少獸夾分布,他於是停留一天,拆除百餘個獸夾才離開,自己也不小心被獸夾夾到,行好登山鞋厚又硬,才未受傷。

94年中國時報專訪-李小石 繪畫老師變登山怪傑


三度帶布農族老少入山尋根 一年最少有半年在山裡度過

來自馬祖的李小石,三度帶領布農族老少入山尋根,他對台灣山脈的了解,連山裡的布農族都肯定。

說到李小石對台灣各大小山脈的了解,無人能出其右,三月初中正大學登山社學生在向陽山昏迷,入山救難的台東救難協會會長董建明,行前就打電話問李小石山上可能情況,有無捷徑。

,對李小石而言,是他生活的地方,一年起碼有半年時間,是在山裡度過。最長記錄是在山裡生活兩個月,這讓他得背負八十公斤重背包,而一般登山者負重約廿五到卅公斤間。

嘉義縣山岳協會,送了塊『完登百岳』紀念牌給李小石,不過對李小石而言,百岳他不知已完成多少次,他還爬遍台灣中高海拔山,並做記錄與規畫,要推動台灣海拔二千到三千公尺的中百岳,並成立『石頭剪刀部』網站,網址:www.amoformosa.idv.tw

在山裡,李小石常是獨行俠,他拿著地圖入山,攀爬每一座山,沒路自己開,把每一條登山路線附近的山全摸熟,哪裡可紮營,哪裡可取水,一清二楚。在芒草、箭竹林、荊棘滿布的山裡,無路可走,李小石若不是用刀砍出一條路,就是沿著動物進出的隧道爬行,他也曾被水蛭爬滿身,看著自己的食物被老鼠吃掉,在一次雨中迷途時,全身濕透,天氣又冷,他不敢停下休息,足足走了廿多小時的路。 九十一年九月,李小石進入鬼湖和內本鹿古道,預計停留兩個月,第廿六天遇到尋根受挫的布農族,李小石帶著他們穿越斷崖,找到兩處布農族遺跡石板屋聚落。從此,李小石成為布農族尋根的嚮導,去年他第二度帶領布農族人入山,進行為期一個月的尋根,廿二日第三度做尋根之旅。

李小石,四十四年次,在馬祖長大,高一時隨父親來到基隆,高二時就自己沿著草嶺古道從暖暖走到貢寮,沿途餓到遍嘗各種野草,吃到姑婆芋時,整個嘴都麻掉。

曾當過職業軍人、教官、士校老師的李小石,小時候就遍讀資治通鑑、四書等古籍,也喜歡書法、繪畫,比賽得獎無數,提前退休後,改行當繪畫老師,也舉辦過個人畫展,因繪畫進入瓶頸,而入山尋找靈感,從此愛上山。

李小石把自己融入自然,在山裡作畫、寫日記,而他的太太林青青,開始時只因李小石較依約定時間慢兩小時返回,就會哭到不行,現在已習慣,並約定入山後只要晚兩天回家,她就視為失蹤,以衣冠塚處理,不過李小石相當愛林青青,入山後常用無線電報平安。

曾有一次,李小石進入已走十餘趟的大湖中央尖山,發高燒仍不知的跳進河裡洗澡,返抵思源啞口時已相當難過,打電話叫林青青來接他,不知思源啞口在那裡的林青青,隻身入山,從晚間八點一直開到凌晨一點多,才抵達思源啞口。現在,夫妻倆已習慣彼此的生活與關懷方式,山和林青青,依然是李小石的最愛。

91年青年日報專訪


行草具于右任之風 山水畫頗有黃君璧之姿
李小石潑墨山水 渾然天成
始於楷書 止於草書 書法之美 展露無遺

著一個比人還高的登山背包,背包裡盡是粉絲、大番刀、睡袋、避寒衣物、手電筒等登山必備用具,重達五、六十公斤的背包中,還夾著一本空白的寫生簿與色筆,李小石就這樣一個人伴著路邊碰上的流浪狗,於台灣第一高峰玉山的原始山林中緩慢、穩健的獨行了十數天,回程時,背包就多了一幅玉山寫景山水畫。

現年48歲的李小石,本名德旺,在風疾多石的馬祖長大,從小就喜歡在課本上塗鴉、漫畫,更在國學造詣深厚的母親指導下,李小石從小寫得一手好字,古詩詞更是如數家珍、倒背如流,奠定日後書畫生涯的根基。
念大學時,李小石參加了書法社,拜入滕川、丁學洙、鄧雪峰門下,勤習書法花鳥,並不斷觀摩、臨摹名家作品,一筆行草從此突飛猛進,蒼勁古拙的筆力有于右任的風格,常讓人誤以為字是出自于右任之門下,直到打了照面,才知道李小石還是個年紀輕輕小夥子呢!其山水風景則頗有黃君璧之風,渾然天成。

水墨畫中的竹子最是易畫難工,任誰都會畫,卻難以展現出竹子清瘦不群的氣質,李小石畫的竹子卻是別具特色,只畫生長在三千公尺以上的台灣劍竹,蒼勁有力的筆觸,每一片葉子都朝上,凸顯畫家與竹一般,有著不向世俗低頭的意味

喜歡登山的李小石,一個人背著背包,走遍玉山十一座山峰、帶著地圖走上魯凱族從霧社過小鬼湖的遷村路徑,將四輪驅動車開上知本溪源頭,獨自一人在南南段夜宿四十五天,有時實在苦得不了,一個人在山林間嚎啕大哭,抹乾眼淚,看看四周,將色筆拿出來,又留下一幅幅古意盎然的水墨山水畫。

李小石在台北縣板橋有個畫室,吸引了不少喜歡中國山水畫的學生前來拜師,學生們乖乖的上課,反倒是老師,一想起山林的呼喚,背包收拾好,又是一個人出發了,雖然心裡對學生感到有點愧疚,李小石瀟灑的咧口一笑「這也是沒辦法的事」,不過,死忠派的學生還是緊緊地跟隨著他習畫。

李小石得獎不斷,國際獅子會全國青年書畫比賽第三名、連江縣戰地政務處青年書法比賽第一名、國畫第一名、水彩第一名、追思美展書法銅獅獎,以及第一屆全國青年書畫比賽油畫組佳作。問他對未來的打算,「就是一直畫下去、一直寫下去吧!」李小石笑著說。

現在人都不寫書法,書法是一定要寫的,有興趣的人可以從楷書開始練,奠定基礎,再求突破;接著學草書,以展現個人風格,自己融會貫通,才能表現出書法之美。

年輕人與水墨畫好像很難劃上連結,但是水墨畫就是比較能表達傳統文人的思想,表達一種婉約而收斂的風格;西畫則是一種狂放、直接的藝術風格,當然西畫的強烈色彩是很難令人忘懷的,因此,有時候會選用比較厚的宣紙,色彩就不容易散開,如此完成了『自適』、『自清』的兩幅荷花畫作。(李小石口述,韋麗文整理報導)

李小石擁抱詩畫


李小石本名德旺,在多山多石的馬祖長大,高二那年遷來台北後,就鮮少再回故鄉,感性的他特別用「小石」做藝名,來懷念那段每天放學到海邊丟小石頭的日子,以及那個孕育他涵詠詩情畫意的世外桃源。

李小石本名德旺,在多山多石的馬祖長大,高二那年遷來台北後,就鮮少再回故鄉,感性的他特別用「小石」做藝名,來懷念那段每天放學到海邊丟小石頭的日子,以及那個孕育他涵詠詩情畫意的世外桃源。

李小石寫的一手好字、好畫、好詩詞,可以說皆出自母親的調教。古文造詣深厚的母親,要求她的孩子們要熟讀古書-以古人的生活經驗為殷鑑;熟背古詩詞-以古人的風雅、情致來面對現實環境中的挫折與人生百態。「鄉下孩子,沒有什麼娛樂,在外面野玩回家,雖然不是很願意背書,但也不敢違拗母親的意思,只有乖乖的照著母親的規定去做。慢慢的長大以後,才知道母親的的這個『規定』讓我一輩子受用不盡,尤其在我的字與畫的人生歷程中,古人的智慧、哲理、思想、意境都是做畫的的靈動力。」

自幼對繪畫就有一股狂熱的李小石,求學過程中的課本、作業本,都是他五顏六色的畫簿,一邊上客,一邊一心二用的陶醉在自己的彩筆下,雖曾不斷的受到老師們的苛責,但卻阻擋不了他彩繪人生的夢想。不過,這個夢想一直到他進入大學,參加書法社後,才得以實現。

李小石慶幸自己一入門即遇到書法名家滕川先生,在他的指導下,不但沒有走過一絲冤枉路,而且興趣與日俱增,進步神速。滕川對這個二十年如一日的學生的求知精神也讚佩不已,日前在他們師生的聯展茶會上,滕川就幽默的調侃李小石,「這孩子像個賴皮糖,趕都趕不走,憑他現在的功力,老早就可以單飛了。現在我鼓勵他要開始練一些屬於自己的東西,像把草書和隸書合而為一,字體看起來較渾厚,與他的鷹寫在一起,就會相當出色。」

在學習書法的同時,李小石又拜在鄧雪峰、丁學洙兩位名師的門下研習花鳥,滕川看過他的繪畫作品後,獨愛他的鷹,並建議個頭碩健的他「繪畫最好能專攻一物,讓它能出神入化,也算是自己的一個表徵。」李小石接受了老師的建議,專心的把鷹學好。在聯展中李小石的鷹果然得到了大家一致的好評-說它的眼銳利有神、說它的翅鵬而孔武、說它的爪是勁與美的最佳表現。可以說李小石的鷹是氣派十足,神氣活現。

二十年的求藝過程中,李小石雖得獎不斷,但他卻不引以為足,每周除仍按時前往老師家上課外,並多方的蒐集古籍書畫作品資料,日夜勤練。那蒼勁古拙、力道揮宏的字蹟,就曾讓一位評審先生誤以為它是出自年事頗高的老先生之手。直到頒獎的那一刻,才赫然發現這個得獎人竟是一個二十啷鐺歲的毛頭小伙子。事後,這位評審先生和李小石變成了好朋友,不但經常勉勵李小石,甚至連李小石舉行個展時,他還義務的到處去為李小石打文宣廣告,讓李小石感動的無以復加。

元月中旬在華視視聽中心的聯展,原本李小石準備了四十多幅作品參展,然而卻不料因為一個疏忽,四十幅的作品都讓雨水給泡得面目全非。換成別人,可能會氣得跳腳,李小石卻只是一笑置之。遇逆境淡然處之的人生修養,是媽媽留給他最大的財富。每每在夜深人靜作畫、練字時,尤其感觸良多,若不是母親有過人的見解,那?會有今天那源源不斷的文思,那?會在生活中順遂的打理好所有的事物,他總認為常懷感恩的心面對生活,將永遠與快樂相伴。